贾棱

宇宙是对存在于其内在性质中的智能理性的表达,还是对单纯而简单的无感觉的外部事实的表达?

不敢说话

今天看着隔壁楼的顶

可高可大的跟雕塑似的标志物

真像小时候少年宫的顶啊

想贴近了看,又想它会不会掉下来

看着看着就想跳楼了

生下来活下去

可能对于我这种高要求的人来说

在乎别人评判的标准却又得不到别人的赞同

日子过的就像要窒息一样

做不到自己想成为的人

可能就该死了吧

对不对,人要有自己的标准的吧

如果达尔文说的对

很多人应该就不会流传下去

对了,说到跳楼

今天太冷了

掉下去应该不会马上死吧

那会很冷的

为什么北京还不下雨

想田野里的泥土地了

那些影响人的事,就像珍珠项链一样,接连起来便美极了。做事的感觉变好了,则是串的多了。可只要串珠子的线,任意一点被断开,则散落一盘,理不清头绪。若是纠结于其中顺序,倒不如接好线,再串新珠,那些散了的,就放到一旁,任他去好了。

西便门艺校之池塘

如果哪天
我忍不住的死了
希望可以树葬
一半在槐树下
一半在桃树下
春初闻花香
夏末拾甜果
秋冬了
就看一旁的桂花和腊梅
十里飘香 温黄暖人
连着山 连着路
等春来了
我再随风摆手 与鸟做舟

泰山

在我射后
反应变得缓慢迟钝之前
给我点烟
告诉我让你快乐的瞬间
然后充满爱意的
平静的拥抱昏睡

舍不得放掉的夜
伴着得不到的晨
循环往复
体内残冷的角色
一半是薄纸
一半是来风
将沙漠洒上去
粒粒滑落
将秤砣摆上去
一文不值
兴许
那只是星辰抖落
混淆了一丝自负的文明
行立于炙热的柏油路边
自我欣赏

那些

好像是烛火
稀释了平静的绝望
然后点燃了自由的狂欢
那些匆匆赶来的人
如果告诉我生活的意义
我便愿做你顺从的奴隶

独免

我以为 有音乐入眠
黑暗便不会孤单
可我却忘了
夏天的蝉鸣
秋叶的回首
也忘了
山丘的等待
飞鸟的勇敢

1 / 74

© 贾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