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棱

宇宙是对存在于其内在性质中的智能理性的表达,还是对单纯而简单的无感觉的外部事实的表达?

或许,你不仅仅是个好人

朋友今天突然找我谈话,讲自从找了新工作,就一直特别丧气。不仅老板每天压成山的文件,而且还要受到老朋友们的嘲笑,其中多半的声音是这样的:“听说你最近在做这方面?那有什么用啊,不就是打杂类的工作吗?还是换个工作吧。”或者“看你整天挺闲的啊,你还累?你看看人家xx,中午饭都没时间吃。”再者“听说你最近在摄影?怎么不写文章了,也对,反正都一样是不赚钱的东西,我说句实话,别弄这东西了,工作也干不好。”

其实这些朋友就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平时里无话不说。偶尔有机会见面,也是说说心里话。他虽然喜欢听他们说真实的意见,不过真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扎铁……听了之后很丧气。朋友是个老好人,曾经也想要靠文笔吃饭。可无奈羞于将成果分享,同时身边总有那么几个闲人讽刺他异想天开,久而久之失去信心,再也不信自己的能耐,转眼投身于摄影行业。

于是我安慰他讲“你想,所有给自己的方向都掺及一定的假设,别人口中的无用功更是这样。”人可不就是喜欢给自己假设吗?如果我…..可能就……。被否定时,否定之人也是这样假设。我又说“再说了,你人不坏,工作的事慢慢来。”他顿了顿说道“我真的只是一个好人吗…?”我一惊,心想定是说错话了,“啊..什么意思?”

朋友顺了顺气说“那天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结束后我同一位师弟一起顺路回家,喝多了,在路上闲聊的时候说到自己很没用,大学时没有什么成绩,毕业之后也是随随便便的找了份工作,活的没有人样。”师弟说“没有,你别这么想,我感觉你以后能行,毕竟你人不坏….. ”我刚要插嘴,他叹了口气又说道“之前和前女友还没分手的时候,她想领我见她爸,我挺怕的,怕他爸嫌弃我是三无青年。于是我就打着哈哈给她说,可能你爸一看我的脸就不同意了。她考虑了一下笑呵呵说‘嘿嘿,不能,我爸肯定一看你就是个好人’,你说…虽然我打着哈哈过去了,不过心里不是很痛快,你懂吧?”之后电话那头是良久的沉默。过了一会他说没事了,挂电话吧。

挂下电话我很久不能释怀,这位朋友真是天性纯良,平时看到老奶被老爷爷领着过马路都能感慨好一会的人。对,就是我们常常说的矫情,虽有一颗玻璃心,却不常碎。我想跟他说过“你是好人”这句话的很多很多。我们常期盼身边能出现这种人,在我们不开心时可以有他来帮我们分担,解忧。等轮到他出现迷茫时,遇到的竟是这么冷漠的境地。是啊,他的朋友们说的没错,他不仅是好人,还是总爱幻想、干不靠谱事情的好人。

对于这个朋友,只要是他身边的人,总有那么几个夜晚是由他陪着聊天度过的。是人都有想不明白或者吐槽的时候,大家信任他,有事情都会和他讲,生活方式十分浪漫,真的是可以为了诗不顾及远方的人。可是谁又不说他是个白日梦想家呐?有人做事就是凭一种执念,一位哥哥曾经考了八次公务员才成功,在这个期间别说被嘲笑,自我怀疑都有了。

于是我决定尝试让他别气馁,辗转很久码字如下:
兄弟,先告诉你这不是一碗鸡汤,我已经再也码不出读完热泪盈眶、浑身起鸡皮疙瘩、突然对生活充满希望的文字了。生活说话这么难听,我还要让你一遍遍骗它回去,是不仁义的。

我只想称述一个事实,人的价值都是片面的。有句歌词叫“夜是那么黑,照亮了一切。”站在白日下我们时常不知道哪一边更有意思,而站在黑暗里,我们只会冲着光亮去。即使你现在生活并不被人看好,你也不能灭掉孤注一掷的态度。现在的处境再差,也是你不自觉中的选择,你可能不希望工作耽误你写作、摄影的时间所以才会选择这样,如果是这样,现在生活再难堪,也是最合适的选择。我讲到你不要否定、舍弃自己的选择是因为,我们相信好人一定不会混的差,我们都不希望心机boy、girl 如鱼得水。

有些人的价值,只要好好活着就够了。对于你,只要能按照你不切实际的姿态过下去,那就是我的期望,不论如何我无条件的相信你,相信你的价值可以改变别人,相信有天你可以靠一支笔胜过所有的良弓。






PS :今上午,这位朋友告诉我,打算参加一个小说比赛,愿所有好运都buling buling伴随他。

评论(1)
热度(5)

© 贾棱 | Powered by LOFTER